易购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04:01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增长快,还打不赢。2018年,FB开发了名为Lasso的短视频App与TikTok直接竞争,未果;之后又开发了Reels,在用户数和月活上都跟TikTok不是一个量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1月,美当局开始对TikTok进行审查,将其视为“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”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点,遭受过“美国陷阱”、高管被捕公司被拆分收购的阿尔斯通懂,在广场协议下低头的日本也懂。(文/云中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(图源: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目前看,字节跳动自2018年起的“本地化”应对方式,还是在商业模式、数据安全上自证清白、诉诸合规的“老实人打法”。但当对手的禁令是政治挂帅,商业合规、数据安全仅为借口时,在选情、科技战及政商关系错综的漩涡中,这种打法恐怕是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这并不足以打消美国的“怀疑”。BBC北美科技分析师JamesClayton直言:“TikTok怎么说怎么做都不重要,它属于中国公司——只这一点便是它的‘罪过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振英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,有一个问题不能不答:香港和内地的经济交往何时可以恢复正常?香港的失业问题何时可以剎车?过去几天,又听闻几个朋友任职的机构结业。香港若长时间因为疫情成为“经济孤岛”,香港人的生活只会雪上加霜,有些行业会一蹶不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纽约时报》也给出了类似判断:“TikTok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拥有全球粉丝的互联网应用软件……它正在迅速成为受害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你们逆行而来,小警察向你们致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文汇网此前报道,中央派遣检测支援队到港协助香港应付严峻疫情。但“揽炒派”唯恐天下不乱,乱港分子黄之锋、反对派荃湾区议员岑敖晖等人,在网上危言耸听,造谣“中央借防疫为名,收集全港市民DNA并送往内地”。有政界人士批评,“揽炒派”以谬论阻挠检测,自己却毫无建树,等于想害市民性命,极度冷血、可耻。